BY

'Play nice, play Pharah'






“艾玛莉安保官,您总是板着脸,可不会讨齐格勒女士喜欢的。”

“噗...咳...”
西比把桌子上的空盘子和喝完的牛奶杯落成一摞,收走。

“西比...我还要再喝一杯牛奶。”法芮尔用餐巾擦干净嘴角的污渍,拿起了报纸。

西比把手臂伸得老长,直直地从她的主人面前伸到微波炉里,左右晃动工作中的机械手臂让法芮尔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西比,你这样我根本看不了报纸!” 无奈的放下报纸,用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双眼之间的穴位,哀叹道:她老妈当初怎么会雇佣这样“迕逆”的智能管家阿...

“您的牛奶来了”西比的手臂嗖的一下缩回来,将牛奶卸载到法芮尔桌前。

西比转动着它那不太好看的眼珠,从机械声道里吐出几个词..

“艾玛莉保安官,您什么时候带齐格勒女士来家里过夜?”


“噗!咳咳!...咳...”

“您说什么呢!?” 跟被踩了老鼠尾巴一样的法芮尔脸色变得通红,虽然蜜色的皮肤看得并不明显。


“我要去上班了。” 保安官一口干掉牛奶,拿起西服外套准备出门上班。

“加油!我尊敬的主人。”西比扯动着胸前的蝴蝶结,扬起那并不好看的机器嘴唇微笑地鼓励着

“嘣!” 门被狠狠的关上...



西比作为法芮尔·艾玛莉所住这间房屋的智能管家,几乎是它从小把法芮尔带到大的,法芮尔的母亲安娜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一年能相见一两次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安娜在法芮尔7岁的时候就买下了这台当时“最先进”的人工智能。

西比这个名字是由安娜起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程序启动最开始时记忆人格模拟的原型是安娜,法芮尔对它很亲切,不像是普通的ai与人那样等级严格的关系,相处反而像是亲人之间...

西比知道“齐格勒” 这个名字还是在昨天,它的小主人难得一脸踌躇地跟它讲:“今天...遇到了一个顾客...她...balabalabala...”

然而,
“齐格勒”女士这个名字一共出现了 七次!
根据它的系统分析,一次出现在平淡的语境中,其余六次均在喜悦的语境中出现。

这个事件让西比看到了希望,它的某些沉落已久计算公式瞬间被激活。

它的主人,法芮尔·艾玛莉无疑是一个优秀的保安官,但是在私人方面,简直一丝不苟的让西比都深感遗憾...与其说遗憾,不如说单调、毫无趣味。这让西比非常担心,根据人类年龄和生活习性来看,法芮尔的生活方式非常健康规律,工作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安全,但以法芮尔出色的身体素质和神经反应来讲,这份工作的安全度还是相当高的。
唯一的就是欠缺点私人情调,32岁的法芮尔几乎没有过恋爱经验和性生活...

这种奇怪的计算结果令西比有些异于常时,在信息搜索里得到的结果是,类似于人类社会关系中:母亲对没有伴侣的'高龄'子女的一种特殊情感....

西比怀着异样的感觉准备出门买菜....

这位AI的设计者显然把它设计的非常像人类:“母亲...什么...的。”


Tbc...



这个故事的背景大概就是守望先锋的平行世界,人类和人工智能和平相处,世界还处在和平没有战乱的时期,法芮尔还是安保官。第一次写守望的同人😑请多多包涵。

下一章天使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