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求婚(下):关于爱情



“我父亲生前还没有参与战争的时候是这里有名的钟表匠,他的作业小屋就在这附近。” 安吉拉下了很大决心才带法芮尔来走到这里,到达这里,就意味着这段感情需要变化,她已经习惯性主动了。

安吉拉迫不及待的牵着法老之鹰的手奔到湖边的一个小木屋,那充满生气的身影就如一个春花烂漫的小姑娘。

由于时间的久远,屋子外面的器具都生锈了,安吉拉转动屋子门外的齿轮,老旧的木门就打开了。


“看来很幸运呢,吭吭...没有人在这里搞破坏...咳咳。” 昏暗的小屋内粉尘飞扬,

法芮儿低头迈进小屋,目光一直追随着安吉拉,只是进到小屋里,所有声音好像消失了,风的呼啸声、海鸥的鸣叫、树叶的摇晃的声音,静谧如另一个空间。

“你知道么法芮尔,当我还是个小p孩的时候,最喜欢来我父亲的工作室里玩了,父亲坐在这里磨制零件,我就在旁边看着....” 安吉拉清晰地记着,那时她的个子才刚超过工作台不多。

名为法老之鹰的女人一声不吭的看着眼前的人,她变得像位温柔的吟游诗人一样给自己讲述着这样那样的故事…要知道在人前,博士可从来不会这样话多…

“…….当时父亲送给了我一个他精心打造的礼物....” 安吉拉背着法芮尔从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拿出来一个漂亮的铜制盒子,经过一系列机关扭动,盒子打开了。

这件东西对于安吉拉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在她的亲人双双战死在战场上后,这块风格古老但又精致的怀表是她父母唯一留给她的东西。还记得她父亲说道:“安吉拉,如果有一天,你碰到一个对你足够重要的人,你便可以赠送这份礼物”
当时她还顽皮的顶嘴到:“爸爸你好偏心...不留给我”
“怎么会呢,如果是足够重要的人,ta就不会带着这块表离开你...”

当时的安吉拉并没有理解其中的含义。


脚向前一步,

“安吉拉!” 法老之鹰好像终于预料到了什么、突然阻止了医生的动作,并且紧紧的握住她的双手,


“?” 安吉拉诧异的望着法芮尔,不懂她为什么要打断自己。

天知道法芮尔用掉了多少勇气?她的安吉拉皱起漂亮的眉头,正疑惑的望着她…

“安吉拉....” 法芮尔激动的喊着她的名字,在这间小屋里,充斥着法老之鹰略带急躁的喘息声、灼热的吐息在空中升华成一片片雾气,扬尘飞舞在道道光束之中....

望着对方疑惑的脸….‘拜托了、这件事一定要由她先说口…’


法芮尔迅速的翻弄着口袋里的东西,急切粗鲁又笨拙的翻弄都把原先放在口袋中的松果挤兑了出去....
好像是越着急,就越容易办坏事,一个小盒子随着松果叽里咕噜滚到地下,里面的东西也跟着摔了出来,金属反着耀眼的光芒....

'可恶....真是....的...这一点都不浪漫!' 法老之鹰赶紧蹲下身去捡起了戒指,然后单膝跪地


“美...美丽的安吉拉·齐格勒女士!我.......”




【钻戒的反光好似刺到了安吉拉,从门外照进来的阳光为她们打造了专属的舞台。

恍惚间,安吉拉好像看到了以往。 夜间工作的时候为自己准备的咖啡冒着的热气,她们在一起搬运医疗器材后在隔间里热吻、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多少次战火之中自己躲在她的羽翼下颤颤发抖,她便拥着她,小心翼翼地缝合被弹道滑穿的肌理...法老之鹰疼的满头大汗,但还是忍着对她说“不疼”



期间她们也有过一些小的争吵,但都无伤大雅...

这原本都很好。可是,在这么长时间里...安吉拉没有听到过法芮尔的“誓言”。这让比她大五岁的安吉拉暗生出许多不安...毕竟年龄对于人类来说总是一个令人忧伤的话题。

法芮尔阿...你到底什么时候...】




“.......愿意用一生去爱你,守护你,珍惜你!你愿意嫁给你眼前跟你相同性别的法芮尔小姐吗?”法老之鹰担忧地强调了自己的性别…

冬日里的阳光伴着徐徐的凉风仿佛把安吉拉心里的阴晦魍魉一扫而光。大概安吉拉都不知道眼泪已经充满她的眼眶。

“我....”



然而,


计划中,


总是会出现一些小插曲...


突然!

一阵旋风冲进了小屋,扑棱扑棱的翅膀挡住了许些阳光!

“安吉拉!” 那东西飞速的掠过法芮尔的手,法芮尔只感觉手上一痛,立刻扑向了安吉拉,把她护进怀里。

“咕——咕!咕咕!” 这里就像面粉袋爆炸后场景,灰尘被那闯进来的东西激活了,疯狂的在空中制造丁达尔效应。

看清楚后,还没等法芮尔搞清楚出状况,就见安吉拉用激动的语气:

“威尔逊?是你么?”

“安吉拉?你认识这只...鹰?” 这只鸟失礼的抢走了她的戒指!

“阿...威尔逊你都长这么大了~” 安吉拉亲昵的抚摸着飞到她手上的大型猫头鹰。
“咕咕!咕!”


看到这和谐的一幕,法老之鹰打心底里不爽,这只臭鸟拿着她的戒指,却在安吉拉哪里“献殷勤”
本来正式的求婚仪式都被打断了,这叫她如何是好...

“安吉拉!你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鹰兄吗?”略带些尴尬,希望对方可以注意到自己的询问。

但是这位笑的灿烂的美人好像却只顾着逗弄手中那只鸟!

过了一会才回到:“法芮尔,威尔逊可不是普通的鸟类呢,他是只猫头鹰~” 安吉拉想起法芮尔的家乡是没有猫头鹰的,这些也许是她第一次见到猫头鹰呢,于是便向她介绍:“在我很小的时候,威尔逊从树上的树窝里掉下来受伤了,刚好被我捡到...于是就喂养了起来,但是也在我们全家离开时把他放生了,没想到它还记得我!”

金发的安吉拉一手撑着鹰,一手揉着眼眶,含笑对她说....

法芮尔叹了口气,随即靠近安吉拉,心疼地想替她擦干残余的泪水...


“安吉拉,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一阵寂静.....


安吉拉睁大眼睛、在她的耳中,确确实实、真真正正的听到了...那个一直以来她想要从法芮尔那里得到的誓言。

法芮尔听到来自自己胸腔里的声音 :噗通、噗通的心跳声,直到整个世界只剩下她的心跳声和安吉拉

...安吉拉到底会不会答应她呢? 法芮尔自认为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在她们交往以前很早就听说过关于安吉拉的事情,年幼丧失父母的她希望将来能够拥有一个普通安稳幸福的家庭。虽然现在已经是21世纪中叶,但在传统的埃及人的文化里,对待相同性别的恋情总是有些自卑的胆怯,再加上她自己身为一个战士,将会常年经历战争和打斗,无论是哪一条都不符合安吉拉的期望....


但是此次被邀请来到她的故乡,法芮尔想要一个小小的答案...无论是拒绝的还是接受的。




时间拖的越久,短短的几十秒钟却恍如隔世,法芮尔越发恐惧看到安吉拉失望的脸...






“丁零!”



“咕咕...” 名为威尔逊的猫头鹰放弃了它刚刚抢到的“宝贝”,闪着金光的戒指又一次叽里咕噜的滚到铺满了一层灰尘的水泥地上…

安吉拉蹲下身去捡起戒指,并不抬头看对面的埃及人。戒指上镶嵌着一颗看上去相当古老的天然宝石,虽然经过加工,但是仍和现在的人工精品宝石有着巨大差别,她用手指擦干净了戒指内部的灰尘。

看清楚了里面的文字:“Pharah Amari & Angela Zeigler” 后面还跟着非常微小的一串字Made by Aswan. designer Symmetra。

在这个注重版权的时代,不仅仅是文学、艺术品等拥有版权,包括每一个珍贵的设计品都会标有创造者的名字或者隶属机构。

‘ Aswan’ 全球知名的宝石公司,安吉拉在电子报上看到过最后一则关于它的新闻大概是在一年前….


标题是
【来自“单身狗”的愤怒:骷髅帮在浪漫情人节打翻“狗粮制作厂”】
骷髅帮夜袭阿旺斯公司重要宝石制作基地,偷走了有中东之眼称号的夜幕之星,还损坏了数台昂贵的仪器…然而幸好有我们的海力士国际安保公司出手相助!………..”

法芮儿看到安吉拉盯着她专门定制的戒指发呆,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便挠着头解释道:“这是我老爸留给我的纪念“石头” 虽然没有人工宝石来的闪耀,但是它的外观经过加工,丝毫不逊色于钻戒…”

“我答应你阿….法芮儿·艾玛莉女士,你看我这个回应够正式么?”

安吉拉含着笑意看着眼前向她求婚的女人。

被直直盯着的法老之鹰又要变成了热烧鸡…脸色通红,因为其实她压根没有想好对方答应自己之后的流程!


“够!…当然..” 被打断了。


蜜糖一样的吻瞬间袭击了法老之鹰,幸福来得太快,她甚至都还没感到这比子弹的射速还快的幸福就被这铺天盖地的蜜糖淹没。有这么一瞬间,法芮尔觉得自己要变成了一颗琥珀,糖浆从天而降将她裹住,让她寸步难行呼吸困难,最后变成了一颗琥珀。

但是她才不是那只倒霉的虫子,她要应接这铺天盖地的幸福感。

法老之鹰拥住并且更加热烈的回吻她的爱人。

一阵“唇枪舌战”,软腻又锋利的触感相间式的传送到齐格勒博士的大脑,对方如火的热情快要将她融化了…



齐格勒博士忘记了,瑞士的艳阳跟埃及的炙阳是不能比的。

“哈….阿~不行!” 虽然她已经把胳膊缠上了对方的脖颈…但理智告诉安吉拉她们不能在这里继续下去….

但是对方就像失去理智的胡狼…不停的用舌挑逗纠缠她,腰间的桎梏收得更紧了,她都要被揉进法芮尔的身体里去了….

“法….芮…”口腔产生的分泌液趁着身体主人呢喃的空间溜了出去…画面立刻就淫靡了起来。而另一只舌头还在对她紧追不舍….

“阿…”



TBC.



作者有话说:🙆‍♂️本来想一口气写完,但是发现我不行。
还没完!
还没完!
还没完!

😭

求婚(上):法芮尔求婚之前的碎碎念


法芮尔向来很少生病,军人般的体质让她拥有极高的免疫力,但是难免偶尔也会出一些意外...

就在某个特殊时期,法芮尔惊奇的发现她居然感冒了...

这个状态让她感到羞耻,在法老之鹰的概念里,自己不应生病,这代表着自己的身体不够强壮,不能够保持最佳的状态去迎接战斗——虽然...现在是在陪某人度假。


“怎么会...生病呢?”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隔壁暂住着某人的时候。

由于是寒冷的冬季,安吉拉家的别墅把温度调节器调节到了最高。法老之鹰稍微解开衬衣最上面的扣子,感叹到:今天的室内温度调节的太高了.....

感冒引起的发热并未让骄傲的军人引起注意,整个房间就如火炉一般灼热,法芮尔又拿起来资料夹扇了扇风,最终忍不住朝室外走去。

“呼...—”

去拿一些冰块吧...高烧不止的人如是想到,但却在在回来的半路上、好死不死的碰到了在睡在隔壁的....医生。

“喔!法芮尔,你看起来....有些虚弱”

“虚弱”这个词好像踩到了某人的老鼠尾巴,连忙解释道:

“噢不!我很好安吉拉医生女士...只是今天的温度调节器有些太高效了” 法老之鹰烧的通红的面颊和涣散的眼神一点都没有说服力,虽然她的肌肤颜色帮忙掩盖了一些。

安吉拉医生女士? 安吉拉在心里暗噗:这是什么称谓?她倒觉得现在的室温太低了,老版的温度调节器果然不行了呢,她现在一点都不想把手从温暖的口袋里拿出来。


并不想让安吉拉看到她虚弱的样子,法芮尔没有多说话,抱着一袋冰块就回到了房间。







冰块带来的清凉并没有消除法芮尔身上的由于高烧带来的疼痛,反正她是不会去找医生看病的...因为发烧这种事情而去找安吉拉,简直是太丢法老之鹰的脸了...守望先锋里的其他战士,也没有因为发烧这种小事去麻烦安吉拉医生小姐的....是吧..

然而,就在纠结“安吉拉医生小姐”到底是谁的时候,门外有人在敲自己房间的门:“叩叩”

“法芮尔,开门,我来看看你!” 门外医生的声音传来,让法老之鹰陷入了恐慌!仿佛那亲切的问候是洪水猛兽。

安吉拉很是纳闷,确定了她刚才就是故意躲着她的...她倒要看看,都到这种关系了,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躲着她心爱的小-天-使-呢?

不....不会开门的!让安吉拉知道自己这个样子该有多丢人?

“法芮尔,我进来了!” 法老之鹰慌张迫切地想找个地方掩护住自己的身躯,好让门外的“敌人”找不到自己。

医生用自家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法老之鹰的房间,灯,是开着的。

但却不见法老之鹰本人。但是在安吉拉关上门,转头看向门后,便找到了蹲在墙角的某只雏鹰。
-.-

法芮尔虚弱的像个孩子,蜷缩在墙角里,嘴中还碎碎念着:“...”。

这个画面顿时催生出安吉拉的愧疚,她答应安娜要照顾好法芮尔的...

可是,这也不能全怪她!法芮尔这只蠢鸡!生这么重的病,都没有找就住在隔壁的亲爱的她的恋人!


安吉拉医生原本温柔地伸向法芮儿的手立刻就变的“凶狠”起来,将法芮尔从墙角拎起来摔到床上。用手摸了摸“法老雏鹰”的额头,滚烫的额头让安吉拉差点缩回了手。估计了一下大概有40度了.....

安吉尔愤恨的从自己房间里拿出抗生素和冰袋。急救药剂成功将温度扯回了安全体温,安吉拉放下手中的体温计叹气道...这让人不安心的小王八蛋...

安吉拉又拿来湿毛巾,把法芮尔的紧身衣退下,擦拭着灼热的身体。

“真令人羡慕呢...拥有这样的温暖”安吉拉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下,天生体寒的特质让安吉拉的手脚每每在瑞士的寒冬都要冻得僵硬。

安吉拉坐在床边,用手擦了擦玻璃,望着窗外的大雪纷飞,瑞士的冬季很少达到零下十几度。

今年,偏偏在今年,安吉拉从守望先锋回到故乡的这一年,瑞士用最寒冷的一面迎接她。

还在安吉拉小的时候,她的双亲还在世,就是在这样的雪天,在门外的院子里堆雪人大叔...父亲和母亲一人拉住她的一只手,可温暖了。

“嘛...早知道就换个时间来度假了,真是要,冻死我了...” 安吉拉一边自说自话,一边双手紧紧握住法芮尔温暖异常的手,热量传递到了医生的身上

感觉温暖到心坎上去了呢~




说起来,这段感情让安吉拉唯一有些微微不安的是,法芮儿对她的感情始终保持在一个距离里。

起初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亲近,战斗中培养的感情,日常生活中有意无意的靠近,以及那迫切想要保护她的心,自己也不想她受到半点伤害。她们很少“正式的”做些情人之间的事情(欲求不满?
)、以安吉拉对法芮尔的了解,接一个吻可以让她从法老之鹰变成热烧鸡!比如现在这样...

大概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吧...法芮尔总是习惯性被动接受她的爱,有时安吉拉也会闹脾气,为什么这根木头这样死板?情商低到令人愤慨!

同事的艾米莉还曾经嘲讽过:她脑子里除了了正义,还是正义,不如跟正义结婚好了。起因是因为在某一年的情人节夜晚,法老之鹰撂下与她约会中的安吉拉,奔赴战场,因为总部的一通电话...

“哼,这你都能忍?” 平时淡漠的艾米莉表达出她最大的不解:“如果猎空这样,她永远都别想再恢复她的信誉!”

然而她表示气愤,这种事情...也并非你不可嘛...干嘛浪费掉这么宝贵的浪漫时刻....




陷入回忆中的人间天使打了一个盹。届时,法芮尔清醒了过来,她和她的天使体温简直是个巨大反差,但这清凉感却无比使人舒心。法老之鹰把安吉拉抱进了她的被窝,她总觉得安吉拉太冷了,每次跟她单独在一块时,看着她穿着单薄的白大褂,就有种想要拥她入怀的感觉,但是在工作期这总令她很不好意思,而现在是在假期,她要好好暖暖她。



清晨。下了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

安吉拉在法芮尔舒适的怀抱中苏醒,先是迫不及待地确认枕边人的体温状况,得到正常温度的手又马上从冷冽的空气中缩回被窝。

再一次感叹道:好温暖~


法老之鹰在医生的一系列动作后也醒了过来,看到恋人怕冷的样子,不由地用被子裹紧了她,而安吉拉也顺从地往她怀里钻了钻,没有再比这更温馨的清晨了。

在两人都赖了一会儿床后,下床洗漱。宝贵的度假时光可不能都浪费在床上...嗯...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啦...法老之鹰想着想着就开始冒了烟儿

“真是一个自动发热机~” 安吉拉为高高的法芮尔整理好围巾准备出门。






在安吉拉的度假计划中,由于是自己邀请法芮尔来瑞士老家看看的,所以她想带着法芮尔在瑞士到处转转,毕竟在琉森,最美丽的风景就在这里。

昨晚一场大雪过后,所有的生机都带上了白帽子,一出家门,院子里红色的老爷车在白花花的雪地中显得格外显眼,松树不停的抖落着落雪,原来是几只松鼠在树上奔跑,时不时的掉下来几颗松果,被法芮尔稳稳地接住。

“等等,先别扔!”安吉拉制止了想要扔掉松果的法芮尔

“里面的松子都没了”

“我才不想要有松子的呢~ 这个放到壁炉里伴着柴木烧起来,整个家都是清香的!喔对了,亲爱的法芮尔,待会儿回来的时候要麻烦你捡一些干燥的柴薪了...”

“嗯,好的。” 法芮尔先是把松果扔进左边的口袋里,然后又把安吉拉那只用来指挥她裸露在外面的手揣进她的右手边口袋。

金发的美人满意的配合着。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

“在那边!”



雪后的琉森非常静谧,除了一些鸟鸣吱喳,就只剩下人类“正义的”谈情说爱。



法老之鹰暗色调的皮肤和在这雪白之地非常迥异,这里没有炎热的炽阳,也没有一望无际的沙漠,有的是静谧的草地和白皑皑的雪山,还有这些可爱的蓬尾松鼠。就是这样的地方养育出了她的天使,安吉拉那一头金发在冬日艳阳下泛着光,和雪一样白的娇嫩肌肤里透着粉红...都是属于她法芮尔的...?

“就是这里!” 在一段小跑后,透过安吉拉喘出的哈气里看到一片湖。

“卢塞恩湖是瑞士最美的琥珀。” 淡淡的蓝山在湖的彼端,清明的湖上依旧飞着几只海鸥,湖面也被冰封了。

'Play nice, play Pharah'






“艾玛莉安保官,您总是板着脸,可不会讨齐格勒女士喜欢的。”

“噗...咳...”
西比把桌子上的空盘子和喝完的牛奶杯落成一摞,收走。

“西比...我还要再喝一杯牛奶。”法芮尔用餐巾擦干净嘴角的污渍,拿起了报纸。

西比把手臂伸得老长,直直地从她的主人面前伸到微波炉里,左右晃动工作中的机械手臂让法芮尔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西比,你这样我根本看不了报纸!” 无奈的放下报纸,用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双眼之间的穴位,哀叹道:她老妈当初怎么会雇佣这样“迕逆”的智能管家阿...

“您的牛奶来了”西比的手臂嗖的一下缩回来,将牛奶卸载到法芮尔桌前。

西比转动着它那不太好看的眼珠,从机械声道里吐出几个词..

“艾玛莉保安官,您什么时候带齐格勒女士来家里过夜?”


“噗!咳咳!...咳...”

“您说什么呢!?” 跟被踩了老鼠尾巴一样的法芮尔脸色变得通红,虽然蜜色的皮肤看得并不明显。


“我要去上班了。” 保安官一口干掉牛奶,拿起西服外套准备出门上班。

“加油!我尊敬的主人。”西比扯动着胸前的蝴蝶结,扬起那并不好看的机器嘴唇微笑地鼓励着

“嘣!” 门被狠狠的关上...



西比作为法芮尔·艾玛莉所住这间房屋的智能管家,几乎是它从小把法芮尔带到大的,法芮尔的母亲安娜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一年能相见一两次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安娜在法芮尔7岁的时候就买下了这台当时“最先进”的人工智能。

西比这个名字是由安娜起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程序启动最开始时记忆人格模拟的原型是安娜,法芮尔对它很亲切,不像是普通的ai与人那样等级严格的关系,相处反而像是亲人之间...

西比知道“齐格勒” 这个名字还是在昨天,它的小主人难得一脸踌躇地跟它讲:“今天...遇到了一个顾客...她...balabalabala...”

然而,
“齐格勒”女士这个名字一共出现了 七次!
根据它的系统分析,一次出现在平淡的语境中,其余六次均在喜悦的语境中出现。

这个事件让西比看到了希望,它的某些沉落已久计算公式瞬间被激活。

它的主人,法芮尔·艾玛莉无疑是一个优秀的保安官,但是在私人方面,简直一丝不苟的让西比都深感遗憾...与其说遗憾,不如说单调、毫无趣味。这让西比非常担心,根据人类年龄和生活习性来看,法芮尔的生活方式非常健康规律,工作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安全,但以法芮尔出色的身体素质和神经反应来讲,这份工作的安全度还是相当高的。
唯一的就是欠缺点私人情调,32岁的法芮尔几乎没有过恋爱经验和性生活...

这种奇怪的计算结果令西比有些异于常时,在信息搜索里得到的结果是,类似于人类社会关系中:母亲对没有伴侣的'高龄'子女的一种特殊情感....

西比怀着异样的感觉准备出门买菜....

这位AI的设计者显然把它设计的非常像人类:“母亲...什么...的。”


Tbc...



这个故事的背景大概就是守望先锋的平行世界,人类和人工智能和平相处,世界还处在和平没有战乱的时期,法芮尔还是安保官。第一次写守望的同人😑请多多包涵。

下一章天使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