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求婚(上):法芮尔求婚之前的碎碎念


法芮尔向来很少生病,军人般的体质让她拥有极高的免疫力,但是难免偶尔也会出一些意外...

就在某个特殊时期,法芮尔惊奇的发现她居然感冒了...

这个状态让她感到羞耻,在法老之鹰的概念里,自己不应生病,这代表着自己的身体不够强壮,不能够保持最佳的状态去迎接战斗——虽然...现在是在陪某人度假。


“怎么会...生病呢?”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隔壁暂住着某人的时候。

由于是寒冷的冬季,安吉拉家的别墅把温度调节器调节到了最高。法老之鹰稍微解开衬衣最上面的扣子,感叹到:今天的室内温度调节的太高了.....

感冒引起的发热并未让骄傲的军人引起注意,整个房间就如火炉一般灼热,法芮尔又拿起来资料夹扇了扇风,最终忍不住朝室外走去。

“呼...—”

去拿一些冰块吧...高烧不止的人如是想到,但却在在回来的半路上、好死不死的碰到了在睡在隔壁的....医生。

“喔!法芮尔,你看起来....有些虚弱”

“虚弱”这个词好像踩到了某人的老鼠尾巴,连忙解释道:

“噢不!我很好安吉拉医生女士...只是今天的温度调节器有些太高效了” 法老之鹰烧的通红的面颊和涣散的眼神一点都没有说服力,虽然她的肌肤颜色帮忙掩盖了一些。

安吉拉医生女士? 安吉拉在心里暗噗:这是什么称谓?她倒觉得现在的室温太低了,老版的温度调节器果然不行了呢,她现在一点都不想把手从温暖的口袋里拿出来。


并不想让安吉拉看到她虚弱的样子,法芮尔没有多说话,抱着一袋冰块就回到了房间。







冰块带来的清凉并没有消除法芮尔身上的由于高烧带来的疼痛,反正她是不会去找医生看病的...因为发烧这种事情而去找安吉拉,简直是太丢法老之鹰的脸了...守望先锋里的其他战士,也没有因为发烧这种小事去麻烦安吉拉医生小姐的....是吧..

然而,就在纠结“安吉拉医生小姐”到底是谁的时候,门外有人在敲自己房间的门:“叩叩”

“法芮尔,开门,我来看看你!” 门外医生的声音传来,让法老之鹰陷入了恐慌!仿佛那亲切的问候是洪水猛兽。

安吉拉很是纳闷,确定了她刚才就是故意躲着她的...她倒要看看,都到这种关系了,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躲着她心爱的小-天-使-呢?

不....不会开门的!让安吉拉知道自己这个样子该有多丢人?

“法芮尔,我进来了!” 法老之鹰慌张迫切地想找个地方掩护住自己的身躯,好让门外的“敌人”找不到自己。

医生用自家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法老之鹰的房间,灯,是开着的。

但却不见法老之鹰本人。但是在安吉拉关上门,转头看向门后,便找到了蹲在墙角的某只雏鹰。
-.-

法芮尔虚弱的像个孩子,蜷缩在墙角里,嘴中还碎碎念着:“...”。

这个画面顿时催生出安吉拉的愧疚,她答应安娜要照顾好法芮尔的...

可是,这也不能全怪她!法芮尔这只蠢鸡!生这么重的病,都没有找就住在隔壁的亲爱的她的恋人!


安吉拉医生原本温柔地伸向法芮儿的手立刻就变的“凶狠”起来,将法芮尔从墙角拎起来摔到床上。用手摸了摸“法老雏鹰”的额头,滚烫的额头让安吉拉差点缩回了手。估计了一下大概有40度了.....

安吉尔愤恨的从自己房间里拿出抗生素和冰袋。急救药剂成功将温度扯回了安全体温,安吉拉放下手中的体温计叹气道...这让人不安心的小王八蛋...

安吉拉又拿来湿毛巾,把法芮尔的紧身衣退下,擦拭着灼热的身体。

“真令人羡慕呢...拥有这样的温暖”安吉拉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下,天生体寒的特质让安吉拉的手脚每每在瑞士的寒冬都要冻得僵硬。

安吉拉坐在床边,用手擦了擦玻璃,望着窗外的大雪纷飞,瑞士的冬季很少达到零下十几度。

今年,偏偏在今年,安吉拉从守望先锋回到故乡的这一年,瑞士用最寒冷的一面迎接她。

还在安吉拉小的时候,她的双亲还在世,就是在这样的雪天,在门外的院子里堆雪人大叔...父亲和母亲一人拉住她的一只手,可温暖了。

“嘛...早知道就换个时间来度假了,真是要,冻死我了...” 安吉拉一边自说自话,一边双手紧紧握住法芮尔温暖异常的手,热量传递到了医生的身上

感觉温暖到心坎上去了呢~




说起来,这段感情让安吉拉唯一有些微微不安的是,法芮儿对她的感情始终保持在一个距离里。

起初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亲近,战斗中培养的感情,日常生活中有意无意的靠近,以及那迫切想要保护她的心,自己也不想她受到半点伤害。她们很少“正式的”做些情人之间的事情(欲求不满?
)、以安吉拉对法芮尔的了解,接一个吻可以让她从法老之鹰变成热烧鸡!比如现在这样...

大概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吧...法芮尔总是习惯性被动接受她的爱,有时安吉拉也会闹脾气,为什么这根木头这样死板?情商低到令人愤慨!

同事的艾米莉还曾经嘲讽过:她脑子里除了了正义,还是正义,不如跟正义结婚好了。起因是因为在某一年的情人节夜晚,法老之鹰撂下与她约会中的安吉拉,奔赴战场,因为总部的一通电话...

“哼,这你都能忍?” 平时淡漠的艾米莉表达出她最大的不解:“如果猎空这样,她永远都别想再恢复她的信誉!”

然而她表示气愤,这种事情...也并非你不可嘛...干嘛浪费掉这么宝贵的浪漫时刻....




陷入回忆中的人间天使打了一个盹。届时,法芮尔清醒了过来,她和她的天使体温简直是个巨大反差,但这清凉感却无比使人舒心。法老之鹰把安吉拉抱进了她的被窝,她总觉得安吉拉太冷了,每次跟她单独在一块时,看着她穿着单薄的白大褂,就有种想要拥她入怀的感觉,但是在工作期这总令她很不好意思,而现在是在假期,她要好好暖暖她。



清晨。下了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

安吉拉在法芮尔舒适的怀抱中苏醒,先是迫不及待地确认枕边人的体温状况,得到正常温度的手又马上从冷冽的空气中缩回被窝。

再一次感叹道:好温暖~


法老之鹰在医生的一系列动作后也醒了过来,看到恋人怕冷的样子,不由地用被子裹紧了她,而安吉拉也顺从地往她怀里钻了钻,没有再比这更温馨的清晨了。

在两人都赖了一会儿床后,下床洗漱。宝贵的度假时光可不能都浪费在床上...嗯...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啦...法老之鹰想着想着就开始冒了烟儿

“真是一个自动发热机~” 安吉拉为高高的法芮尔整理好围巾准备出门。






在安吉拉的度假计划中,由于是自己邀请法芮尔来瑞士老家看看的,所以她想带着法芮尔在瑞士到处转转,毕竟在琉森,最美丽的风景就在这里。

昨晚一场大雪过后,所有的生机都带上了白帽子,一出家门,院子里红色的老爷车在白花花的雪地中显得格外显眼,松树不停的抖落着落雪,原来是几只松鼠在树上奔跑,时不时的掉下来几颗松果,被法芮尔稳稳地接住。

“等等,先别扔!”安吉拉制止了想要扔掉松果的法芮尔

“里面的松子都没了”

“我才不想要有松子的呢~ 这个放到壁炉里伴着柴木烧起来,整个家都是清香的!喔对了,亲爱的法芮尔,待会儿回来的时候要麻烦你捡一些干燥的柴薪了...”

“嗯,好的。” 法芮尔先是把松果扔进左边的口袋里,然后又把安吉拉那只用来指挥她裸露在外面的手揣进她的右手边口袋。

金发的美人满意的配合着。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

“在那边!”



雪后的琉森非常静谧,除了一些鸟鸣吱喳,就只剩下人类“正义的”谈情说爱。



法老之鹰暗色调的皮肤和在这雪白之地非常迥异,这里没有炎热的炽阳,也没有一望无际的沙漠,有的是静谧的草地和白皑皑的雪山,还有这些可爱的蓬尾松鼠。就是这样的地方养育出了她的天使,安吉拉那一头金发在冬日艳阳下泛着光,和雪一样白的娇嫩肌肤里透着粉红...都是属于她法芮尔的...?

“就是这里!” 在一段小跑后,透过安吉拉喘出的哈气里看到一片湖。

“卢塞恩湖是瑞士最美的琥珀。” 淡淡的蓝山在湖的彼端,清明的湖上依旧飞着几只海鸥,湖面也被冰封了。

评论(3)

热度(70)